1 2 3
©浣悉 | Powered by LOFTER

《Silent bird》

*之前写的短篇的设定,这个坑挖了之后就不可能会填了
*cp:塞西莉亚x德丽莎

背景故事/设定:

(这个是个人私设!!并非全部是官方设定!!!)

德丽莎.阿波卡利斯,天主教修女,从小出生在充满荣华富贵的家庭中(注意,并没有沿用德丽莎为卡莲基因和崩坏兽毗湿奴基因结合而成的实验体A310的设定,避免触雷)

奥托.阿波卡利斯是她的爷爷。他总是对德丽莎非常的溺爱,满足她的一切稚嫩的要求,甚至将修女卡莲曾奔赴战场使用的神之键“犹大的誓约”赠予她,供她玩耍(划掉)进行虚拟战斗。

德丽莎在一次偷跑出去玩耍时,在城镇里首次遇到了圣殿级崩坏兽“崩坏帝王”,因从未有过实战经验以及未携带神之键而...

《Alive》

*超变战陀,寒酷x木林

*ooc严重注意


——————————————————————————————


Two.


黎明的光亦要刺穿流云,却被高楼遮挡,所以我的房间纵使将落地窗的窗帘来开,进来的依旧是稍微泛白的黑暗,我没有一睁开眼、瞳孔便被光芒映照地又闭上去的感觉,有些异端的环境。我发现离开他们之后,对这个城市有一种很强大的抵触感,果然我始终是自然的孩童——我生为使万物复苏于光的清风,我死去的归宿又是否是我复苏之地,我不清楚如果被钢铁水泥所埋葬,我的呼吸非常急促,我的灵魂属于缕过的风,绝不是禁锢我的囹圄。我永远奢求不到我想要的:自由、原野、友人。


——寒酷。


——...

《Alive》

*超变战陀
*木林个人向,第一人称视角,寒酷x木林
*现代向,抛弃一些官方设定,BE
*注意避雷!!!ooc严重!!!

——————————————

One.

离开族人已经很久了,我也在这座充斥着繁华和孤独的大都市里待久了,流星的下落六年了终究以“未被找到”的字样而宣告结局,奔尼和叮叮还待在一起,待在距离我三座大城市的城市,他们偶尔会写信给我,我也会回信于他们,这么断断续续交流了五年,最后一次回信时,我向他们询问他们是否愿意与我见面,收到的,只有我苦苦等待后的沉默和空气。我们的信件堆积起来一定会有一棵树那样高大。

我第一次住到这种高端的酒店(虽然只是一个月),之前住的那个地方被人叫出去了,他...

失笑者.

林海星火,渺茫尘埃
爱我,用上帝讴歌的灵魂毫无保留的爱我
我们共栖于世,坠入深渊
但我们从未相爱
因为我早没有了你

匿笑者。

钟空花照,沉默生鸟
封闭灵魂乃至生长出腐朽的花骨朵
有人用剪刀替你剪掉了你的花蕊
那确实是空洞洞的

这火光甚是渺小甚是微弱甚是灼不伤肌肤

就放点干草电气火焰让星火悦舞

这世界甚是孤独甚是失败甚是排斥着异端

这便是真理

晚安.

沉睡其实无需他人唤醒

等到自己要该醒过来的时候

已经是世界美好的第一天了

也就无须再醒过来,继续睡着吧

做戏的人不会看清虚实,演戏的人分不清真假

今天的晴日不再晴朗,他的眼中只剩乌黑的流云,畅游于浑浊的天空中。

我期待你的心脏停止跳动于我的手中。

生命、怜悯和希望通通躲藏起来了。

在夏天到来的前一个晚上,查尔斯拥我入睡,我听清他胸膛中那颗心脏从猛烈地跳动到停止,我陪着他从顶峰摔至深渊,从生命起源到尽头,从诞生到灭亡。
我与他相互无言,爱意却已黏连一起,我与他埋葬在同一个爱的深渊。
这一次,蜉蝣的记忆再也不被遗忘。

当被目光窥视时,将呼吸隐没,影子藏匿于光的背后。意识在清醒与模糊的空隙中蜉蝣,目视虚无,身躯虚无,他人所触及不到的我皆为空中楼阁。静谧的死亡与我起舞,爱与我共坠深渊。
“何以悲哀?...

Who?


“你是谁。”

他依旧在散发着暖阳气息的早晨皱起眉,睁着眼看着面前的人,然后对着躺在床上的人依旧说道。

总是那么常见的现象,我习惯了这样的他,我们都是如此,反复着如此誊写——

“0145394000”

一串数字并没有什么意义,意义在于背后的人。

“252。”

他嘴里的语句逐渐退化成数字一般,只有这些是会让你听得较为清晰的。我理会到他们所说的每一句话。

当光明侵袭黑暗,究竟谁为恶?

我看他总是和一个植物人待在一起,在植物人躺着的病床上贴着一张有些泛黄的纸条,“克苏恩.古夫雅顿”。他每天必须看着那张纸条才能叫出植物人的名字,每次提到这个名字,苍白多久的脸庞终于浮现出微笑。

那对他尤...

我。

做戏的人不会看清虚实,演戏的人分不清真假。

神创造世间万物,指尖流淌绿水青山,却让人自己学习感情,却让人将感情赋予一代一代。

所以我们的思想,在这么多人中,总还是能揪出一个相同思想的同类。我们是神空想出的产物,神也是我们空想的信仰。我们彼此是空想与被空想的存在。

如果人人信仰神,那么我们都要将养我们的、爱我们的、疼我们的甚至是伤我们的都视作伟大的神明,有他们,我们的道路或是一帆风顺,或是崎岖不平,我们感谢他们在我们的生命塑造中的贡献。

那不就没有人了吗?那人也不过是神的一时兴起才创作出的吗?

所以如果彼此背弃了上帝,只有你和我才是人。

只有,你和我,我一生的挚爱。

【Good Night】

*首发是发在4399小说站里的噢,用来参加比赛的然后得了潜力奖和新人奖))
*咕咕用来存存

黄昏的光线洒进了窗台,被树叶的影切割成形状不一的光斑在病室的地板上寄存,病床在房间正中间放置着。这个病床的主人是一位在昨天葬送了自己生命的自虐过深的女孩,折耳从她到来开始便对其身世进行深层的了解,清楚她是个孤儿,也就勉强算她是个有着自虐倾向的抖M。住进这里之前,女孩的身上就被皮鞭伺候过的痕迹爬满,甚至还苦苦央求他给予一些毒药,让她在漫长的黑夜之中能不在寂寞之中,而是毒性。

死亡的时刻,他并不在场,只是知道这个女孩在离开病室后请求折耳让她在医疗所内部逛一逛。医疗所大门禁闭着,两米整的围墙,虽然他还是可以...

热度: 4 评论: 1

愿主保佑.

上帝,请化作暖阳,光芒照耀的生息必定欢快

父亲,要融于山峰,坚韧之躯将乌色流云遮挡

母亲,或成为汪洋,汩汩流动的深海温柔轻抚


我就成为光的背后,山的遮影,海的深处,我即是夹杂万物出生的污泥

晚上好.

全部也权当作荆棘如何?

挣扎多久,缠绵多久

能剥夺多少,越让你绝望,血液也在濒临地狱时停止溢出

热度: 5

奇特感

从小。

我在与他人承诺过一些事情,总会由于一些因素而稍微耽误。而在做这些承诺过的事情时——

曾向我许诺之人仿佛在黑夜之中睁开双眼,一直窥视着我,直到现在。

这是很恐怖的感觉,比如说现在,我在害怕

热度: 3 评论: 4

自行车的生活

我讨厌自行车。


父亲在我7、8岁时教导我学习自行车,他很严厉,教导我时会用皮鞭子——我大概是家里最惨的一个吧。我非常害怕,不仅是在踩上去后重心不稳导致摔下的痛楚,还有,我清楚看见父亲脸上的厌恶。


我在学自行车时,会开始注意着旁人的视线,尽量的、勉强的能够不成为任何人眼中的焦点,但凡察觉出他们眼中的任何一点感情变化,我开始惊慌失措,咬住嘴唇,忘记看前方,忘记刹车,忘记——


自从出了这场车祸,我的脚已经留下了几条骇人的疤痕,耳朵时常会流血,手在触碰单车的车把时竟然会痛,手腕能够在那之后持续长时间“扭动会发出声响”的效果。好多年,我不想面对街上的人们踩着自行车飞快驶过我身边的模样。...

标签:抑郁症
热度: 7 评论: 11

flying car

只你清醒。我们酒后才都没脑子嘎,酒当空气在鼻腔回响,毒药兑水往你口舌灌。我们站在灌溉安定的酒吧的酒瓶堆上大声欢呼:" Death party!"

热度: 6 评论: 3

今夜又是反复之时,重复倾听国王的悲哀

热度: 10

flying car

趣像之面借喻人民之异
愿认为毁于蚁穴之人早已耽溺
像是蝼蚁像骷髅,前者食后者

热度: 8 评论: 1

flying car

一讴歌,一舞者
流云想夜,星空愿昼

热度: 3 评论: 2

flying car

不懂世事代称借口
它将成为躁动的孩子们做事的坚盾

热度: 8 评论: 13

晚安.

原野流溪之山,且让以脚下寸土不生之地复苏

热度: 9 评论: 2

1412.

战斗不值踌躇,约束价值倾城

世界不值一切,希望标上廉价出卖

光明无人传颂反将黑暗侵蚀


热度: 11 评论: 4

晚安.

“没想到他的人生如此扭曲”
“倒不如说更像是过着寄存在地狱边缘,随时随地会一步坠入至黑暗的生活”

热度: 8 评论: 12

鸽鸽鸽drrrrrr,啊拉拉bualbualabula!!!

沉入海底,连光芒也扭曲消失。


当我坠入海中,风车停住了,鱼群也因我的唐突而来失散了,那似乎已经消失了却还要复现又消去的景象不太多见。


我勉强能在水的压迫之中睁开双眼,流动不止的生息,湛蓝?不,我只能说这根本无从看出,青到黑的渐变非常的缓慢,我知道我坠落的速度确乎是有些慢。但即使如此我依旧无法呼救,早已下笔的死亡怎可拒绝?无从下笔就不可从伊始开始宣称将它埋葬至完结,不应该。


身躯不再动弹,但呼吸也有留余,虽太过于微薄,我甚至不需要呼吸。意识不知涣散何处。


孤独,我此生与孤独共舞、共枕,与他一同呼吸、喘息、活着。但从这次执意摆脱他的冒险,我的心中不免泛起了恐惧的波澜。...


热度: 9 评论: 4

晚安.

“如果我们彼此安度此生”

“你会先死在我前头,我再亲手将我和你埋葬”

热度: 7 评论: 6

bulabula和walawala.

first:爱情亲友向

next:尝试欧美风开车别的

then:43**不适合我是我太容易招骂了吗


还有啊我昨天肥肠开心我中了个崩崩崩杯垫


2.


男生们陆陆续续从房间内出去,因为实在受不了长达4小时的寂静,虽然时常会保持个人沉默,但群体的沉默是令人尴尬的,不然聚集在一起只是纯粹看某人在怀里抱着美人?至少第一个走出去的查理时这样想的。


查理做事像亚伯拉罕一样比较大胆——这是大家认为他和他如此相像的原因之一。而且他也拥有着与亚伯拉罕相同瞳色的双眸,但亦如海,像是安达曼海的海面般湛蓝。总是用黑色橡皮筋捆扎着长得长的头发,穿着也经常容易露出锁骨,这就是一个问题了——查理爱用...

热度: 4 评论: 2

这是让我用来bulabula的,还让我用来walawala的。

*但愿明天不会有人再对我施加语言暴力ヾ(=·-·=)ノ


first:自家儿子女儿们【自家!们!】/亲情向/爱情向

nextsecond:我很爱写欧美风文章

thenthird:受不了、不喜欢的出门左拐,留不下你们来过的痕迹


1.


“好家伙,让我找一找是谁往这本上随意涂鸦的。”


杜琳娜走向男生们聚集在一起的房间,并没有预料中的吵闹声,取而代之的只是死一般的寂静,除了看书、玩游戏的,揪出来的也只睁着朦胧的眼睛,打不起精神地歪着头,除了弟弟,睡熟了她不愿打扰。


“是谁在这本书上搞无聊的恶作剧。”杜琳娜手拿着她向别人借来的笔记本,皱紧眉...

热度: 5 评论: 9

晚别.

人有感情,爱和恨为基础

爱可以跨越甚至达到于世纪,也可以放下

但恨从人的言语开始随秒积累,无论何时总有人拖住你的脚踝,将你拉入深渊

人类会对自己的同类表示爱意,但并不缺乏在同类身上下狠手还自我良好的家伙


热度: 5 评论: 6

我该如何活着。

……?

我躺在床上,几乎是极度疲惫的情况下,连床也无法舒适僵硬的身躯。

如此颓废地活着,是我人生一大计划。死去,是最后的计划,应该怀揣最开朗的心情去完成才是。

多日连角落都被黑暗包裹的房间不见光明,窗帘完美遮蔽了所有企图从窗口跳进来的光线。每呼吸一口空气,对生活的无奈便重几分。

手机屏幕亮着,食指在屏幕上滑动,我翻阅着一条又一条在对我无助的求救文字的留言。

……

和昨天的谩骂、流言蜚语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我甚至坚信这全部,全部膨胀的恶意源于一个世界。

毫无美好而言。

我手臂上的刻痕,每一条伤疤被割开时流出了鲜红的血,“在自己身体上自残的家伙,肯定是个神经病。”

我身体上的...

热度: 12 评论: 46

晚安.

.受之誓约,汝违背誓言

.受之天堂利刃与剑的裁决

热度: 5 评论: 4

我亲吻着他,就成为了花丛中跃舞的蝴蝶,就成为通天塔上的情人